简约治理的广东实践

  作者简介:朱孔武,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广东省财税法研究会副会长。

  “简约治理”是本届政府治国理政的高度概括。2016年5月9日,李克强总理在一次会议上讲话中指出:“烦苛管制必然导致停滞与贫困,简约治理则带来繁荣与富裕”。2013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领导者要有“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态度,其内涵就是简约治理。2015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指出要加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改革力度。古今中外国家治理溃败的主要原因无不在于过分地将国家治理复杂化,直到失控。简约是高智商、高智能的政府治理模式,而紊乱无序“复杂”的治理则是低智商、低效率、高成本的治理模式。“大道至简”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大智慧,历史上所谓“三大盛世”:文景之治、开元盛世、康乾盛世, 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实行简约治理。

  党的十八大以来,“简政放权”始终是改革的方向,几年来,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成为稳增长促改革的坚实基础。2014年《国务院关于促进市场公平竞争维护市场正常秩序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坚持放管并重,实行宽进严管,构建权责明确、公平公正、透明高效、法制保障的市场监管格局。在此背景下,《广东省市场监管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通过,目标在于构建多元共治的市场监管格局,按照政府监管、企业自治、行业自律、社会监督的结构,设计市场框监管架。

  《条例》体现了简约治理的精神:第一,确立市场监管的基本秩序。大道至简,这里的“道”就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市场监管的基本秩序乃是“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宪法规范所确认的秩序。《条例》第四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市场监管部门应当依照法定权限和程序实施市场监管,不得违法增设权力和减少职责。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不得减损市场主体权利或者增加市场主体义务。”只有严格区隔政府事务、社会自治与市场机制,才可以化繁为简,“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第二,市场监管的简约治理的关键在于牢牢扭住转变政府职能这个“牛鼻子”。市场监管千头万绪,几乎涉及各级政府部门,适用对象几乎覆盖全社会公民、法人。《条例》抓住“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关键,定位于规范市场监管行为的组织法,克服市场监管克服多头监管、重复监管的积弊,建立全省统一的市场监管体系,维护公平市场秩序,促进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第三,市场监管简约治理的基础在于建立政府、市场、社会井然有序、各司其职的综合监管体系。克服政府干预过多的现实问题,要松绑、赋权和让渡,更多地还权于市场,还权于社会,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促使国家形成以法治国的规范状态,从而构成市场稳定、协调、可持续发展的保障条件。

  广东是国家发展的重要支撑,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广东省坚持把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作为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的“先手棋”、“当头炮”,《条例》作为阶段性成果,市场监管体制的改革与改革开放大业同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