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市场监管方式,构建信用监管制度

  作者简介:邓世豹,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院长,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

  人无诚信不立,业无诚信不兴,社会无诚信不稳。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也是信用经济,没有信用,就没有经济秩序;没有信用,就没有交换和市场,经济活动就难以健康发展。为了解决市场交易信息不对称、机会主义行为、道德风险等市场失灵行为,建立市场主体信用信息收集和披露机制,降低交易信息收集成本,形成对市场主体信用的公共评价,引导和督促市场主体诚信经营,保障交易安全,维护市场秩序,作为现代市场监管的核心内容信用监管应运而生。信用监管是市场监管部门以信息技术为支撑,通过对市场主体的经营行为信用状况的征集、整理、评估,据此实行不同的分类监管,奖惩并重,提升监管效能,提高市场主体的信用水平的监管方式。

  落实全面深化改革战略布局,激发市场活力,放宽市场准入,强化事中和后续监管,提高监管效能的商事制度改革中,《广东市场监管条例》(简称《条例》)创新市场监管方式,以信用监管基础—信用监管方式—信用信息应用的逻辑线索,构建信用监管制度,明确信用监管基本内容,即以信息的采集记录和互通共享为基础,以信息的公开、公示为手段,以信用分类监管和失信惩戒机制为核心,以推广信用信息的应用为目标,激励守信,惩戒失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市场监管部门应当建立信用监管制度,完善市场主体信用信息的采集、记录和交换共享机制,强化信用信息的公开、公示和应用。”

  《条例》确立信用信息采集、记录及原则。信用信息记录是信用监管的前提,采集、整合信用信息形成信用记录,进而形成市场主体的信用档案。《条例》要求“市场监管部门应当及时、完整、准确、规范记录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建立市场主体信用档案。” 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包括在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过程中形成的信息,也包括监管部门在履行职责过程中产生的能够反映市场主体自身状况的信息。“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应当及时、统一在市场监管信息平台向社会公示,并向社会公众提供查询服务。” 市场主体公开自身的有效信息,既是监管部门信息采集重要渠道,也是市场主体自我约束体现。市场主体统一信用信息公开渠道,实现信用信息互通共享,保证公示信息的完整统一,有利于监管部门掌握市场主体的全面情况,提高监管有效性和针对性,有利于公众快捷便利地获取信息。及时、完整、准确、规范是记录市场主体信息基本原则,建立信息纠错机制是信息完整、准确的保证,市场监管部门发现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存在错误或者遗漏的,应当及时更正或者补充。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证据证明公开的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存在错误或者遗漏的,有权向市场监管部门提出异议,要求予以更正或者补充。对异议处理不满意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复议或者诉讼。

  《条例》明确信用信息分类管理。信用分类是信用监管的重要环节,信用分类既是监管部门对市场主体信用的综合评价,也是开展针对性监管的基础。“市场监管部门应当根据市场主体信用状况,建立市场主体信用分类管理制度,明确分类的标准、程序和相应的监管措施,实行动态管理。” 市场主体信用是长时间积累,既有对以往守诺的正面记录,也有对失信行为负面记载。综合市场主体各种信息,根据明确分类标准,确定不同信用等级,进而采取不同监管措施,也提供其他市场主体交易时参照,对于经营异常的放入经营异常名录,对严重违法者应放入黑名单,甚至强制退市。

  《条例》强调跨部门联动响应和失信惩戒机制。信用信息公开及应用是信用监管的核心,加大失信成本,监管部门建立持续的、联动约束机制。“市场监管部门应当建立跨部门联动响应和失信惩戒机制,根据市场主体失信情况,依法采取重点监管、约束、限制措施。”依托信息网络的联动式信用惩戒机制有效弥补传统监管个案惩戒、缺乏持续性的不足,实现失信联动惩戒将对市场主体造成持续性影响,形成 “一处违法,处处受限”机制,提高失信成本。

  《条例》提升政府与市场对市场主体信用的共振效应。《条例》要求“各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在开展财政资金补助、政府采购、政府购买服务、政府投资工程建设招投标等行政管理和服务的过程中,应当查询市场主体信用记录或者要求市场主体提供由具备资质的信用服务机构出具的信用报告。” 政府对市场主体信用使用,发挥引导功能,配套以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开,发挥政府与市场共振效应,激励守信、约束失信,守信就会赢得良好信誉和发展机会,失信就会失掉商机,受到政府和市场的共同惩罚。信用监管制度全面落实,也比较极大推动整个社会信用建设。